区块链屌丝逆袭的利器

人人都谈区块链。

但区块链到底是不是泡沫?有多大价值?值不值得投资?
乐搏资本创始人、空中网创始人原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hianRen创始人杨宁对区块链有着非常激进的看法:
  • 区块链就是当年的互联网
  • 区块链一定会让少数拥有绝大部分财富的资本家投资人成为历史的产物
  • 马克思缺的就是区块链!区块链将带领我们走向共和!
“区块链这么火,就像是当年的互联网。你能说互联网是泡沫吗?”

杨宁作为很早就接触区块链的“技术投资人”,对区块链项目早就有所预言:区块链热,那是因为区块链是大势所趋。

一夜之间,区块链、数字货币、ICO,成为当下最火的字眼。就连全球达沃斯论坛上,各国领导人都不讨论世界和平了,都在讨论区块链,可见区块链现在已然成为全球热潮。

区块链是什么:去中心化、分布式账本、智能合约……理论上不难理解,但杨宁表示:“很多人对区块链还是没有深入了解。”这是因为现阶段的区块链应用还是一团迷雾,区块链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更像是一个科幻故事,听说过没见过,更想象不到。

区块链早在2009年就应用于比特币。说起当时的经历,杨宁也是感慨万千,表示“错过几个亿,因为当时根本没把比特币当回事。”

他说:“当时的比特币,有人说是骗局,有人说是数字黄金。那时我还在空中网,有人跟我讲比特币,我觉得这是个伪概念。2012年的时候,比特币开始涨,我仍然没有把它当回事……一直到2017年,数字货币开始沸腾了,这时候大家开始谈论的不只是比特币了,大家开始热议一个全新的概念:区块链。于是我开始深入了解并研究区块链,那时我才终于意识到:区块链,它将改变全人类。

在他看来,区块链是与造纸术、灯泡、蒸汽机、计算机、互联网这些发明比肩,并将改变人类历史的产生。

区块链就像是一个分水岭,因为有了区块链,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带给人类不可估量的变革。

仿佛一夜之间,区块链成为所有创投圈茶余饭后的谈资,所有的媒体都开始报道区块链对未来的改变。你也许会想,为什么区块链突然变得来势汹汹?

但杨宁却说:“可以想象这次的浪潮来袭是什么样的,因为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感受到这种凶猛了。第一次,就是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

回顾1999年,互联网还是一片贫瘠,那时候还没有淘宝阿里巴巴,腾讯还叫自己OICQ。杨宁就在那时创办了他第一个网站——ChinaRen,一跃成为全国流量第四的大型网站,仅次于搜狐新浪网易。

他说:“你猜那时候我们一天的流量是多少?十几万的流量。因为那时候全国网民就这么多,也就相当于现在一个大V随便发条微博的阅读吧。”

回顾他第一次拿到ChinaRen的投资,是美国高盛银行投了500万美金。

他说:“那时美金兑换人民币的汇率还是1:8,而且是1999年的500万美金,放到现在,就相当于第一轮融资几个亿人民币。也就是说美国高盛银行出资几个亿,投资了一个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网站。仅仅因为这是一个互联网项目。

“当时高盛银行的一个负责董事看了我的公司介绍,惊讶的说,哇,你才24岁。但当时我还没过生日,准确说我只有23岁。一个有百年悠久历史的老牌保守美国银行,拿了几个亿给一个23岁年轻人做网站。这就是当时大家对互联网投资的热度。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现在你回头再看历史,你敢说互联网是泡沫吗?互联网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它为人类社会创造了无限大的价值,它改变了很多社会形态,互联网怎么可能是泡沫呢?它是伟大的历史颠覆性产物!”杨宁表示,今天我们对区块链的态度,就是当年我们对互联网的态度。

还记得股神巴菲特在互联网兴起之初,就明确表示:“我不会投资任何互联网公司。”完美错过互联网的爆炸式增长。而今他又对媒体声称:“我不看好任何数字货币。”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当年说互联网是泡沫、是黑色郁金香,是因为外界看不懂互联网:拼命烧钱、没有盈利模式,马云一直顶着骗子的头衔一步步走到事业的巅峰……而今我们对区块链又是一样的态度,这些耳熟能详的形容词汇又一股脑推到区块链创业的领域。

所以,你还说区块链是泡沫吗?

“我不看好BAT做区块链,因为区块链改变了所有公司形态的公司”

杨宁明确表示:“BAT做区块链是不行的。因为他们的本质是与区块链精神不符的。”

在他看来,从古至今,公司形态,就是一个固定的存在,在东方和西方,都是一样的。

在西方,资本家创办一家公司,服务于资本家的叫做管理团队,服务于管理团队的叫员工。在中国,资本家就是东家,管理团队就是掌柜的,员工就是店小二。

这个结构体系从骨子里来看就是一样的,几千年来从未改变。员工创造价值,但却拿不到全部价值,资本家们压榨员工创造的剩余价值。

这时有个学者就站出来说:“这是不公平的!员工应该拿回属于自己劳动所得的价值!

于是这个学者写了《资本论》

很多人都认同马克思主义思想,但公司这个组织结构,却没有因为《资本论》的发表而彻底改变。因为在当时的科技环境下,劳动者的劳动量,是没有办法被准确计量的。

劳动者都希望“按劳分配”,干活多、付出多,多拿钱;干活少、付出少,少拿钱。但实际情况却很复杂,怎么计算你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呢?按劳分配是没有一个标准的,一旦老板“克扣了”你的薪水,也没有人能为你证实。

杨宁表示:“现在有了区块链,我们所有的劳动,都变得可以计量、不可篡改、必须公示。这就是公平。”

杨宁不看好BAT进军区块链,就是因为区块链砍掉了剩余价值。因为有了区块链,“投资人”将成为“历史的产物”,公司的组织形式,将会发生彻底的改变。而BAT能不能做到彻底改革,这很难说。

公平公开是区块链最根本的精神,这个组织形态必须是不以私欲为前提理念的。

这也是区块链为什么能这样迅猛发展的原因之一,杨宁说:“因为这个社会上,无产阶级多,资产阶级少;穷人多,富人少;劳动者多,管理者少。受到不公待遇的人越多,区块链就越被他们追捧。让所有创造价值的人获得同等的报酬,这是区块链解决的一大问题。”

面对很多人因为政策原因而不看好区块链,杨宁表示,这是趋势,也是未来,管理一定是顺应趋势的,只是早晚的问题,不需要太担心。

但是现在有些创业圈的人表示,他们只做区块链,不做代币。杨宁对此表示不认同:“区块链和代币好比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只要区块链不要代币的形式是不存在的。

更好的比喻,可以说区块链是一辆汽车,代币就是汽车的汽油。没有汽油的动力,汽车是不能上路的。区块链的生态需要代币作为奖励机制,如果奖励机制不明确,我们就回到了不公平的境遇。所谓的按劳分配必须有奖励机制作为驱动。

杨宁说:“没有代币的区块链生态等于零。”

谈到如何面对现在的代币管理,他说:“在巨大的趋势面前,监管是要顺应趋势的,而不是由趋势去顺应监管。就像当年的互联网到来,我们的管理体系受到了挑战,于是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成立了特定的监管部门。而今面对区块链,我相信未来现有的监管体系一定会升级改革,将来一定是有一套单独的管理体制来有效管理区块链。”

很多人关心,区块链已经到来,最先被颠覆的是哪些行业?

杨宁表示:
咱们毛主席说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最先被区块链颠覆的行业,一定是金融领域。因为金融领域是一个很不公平的行业,存在着巨大的资源浪费。分配极其不公导致很少的人赚取了很多的“黑心钱”。

如今互联网时代,有很多东西明明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却在不断被少数人操纵榨取利益,比如说数据。

在未来,区块链完全可以把数据还原给你自己

“我最近就看了一个非常好的区块链项目,他解决的就是大批消费者的刚需。 ”

这就是由新加坡INNER LINK基金会发起消费链CDC,它通过全球消费者自主采集的多种平台实体和电子化账单,形成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广告网络,让上传账单的用户享受到商家投放的广告分成。

“这将革命性挑战Google等传统互联网巨头所垄断的中心化竞价广告模式,这种模式的核心是: 搜索行为由海量用户贡献,巨额广告收入却与用户无关,导致了对用户贡献极不公平的价值体系。”杨宁表示,由于各大中心化流量广告平台对个人消费数据收集的垄断,个人消费数据资产的孤岛化,隔绝化日益严重。

海量的消费者虽然贡献了巨大数据源,但却没有享受到个人消费资产被用于广告营销所带来的巨大红利。

举个例子,比如我在网上消费了什么游戏项目,买了什么东西,浏览了什么商品,这些都是我创造的消费数据。在消费链CDC模式下,我们可以通过自己创造的数据,来享受广告商的广告分成;广告商可以通过海量数据,投放精准广告,且成本会比现在低很多。

区块链将这些数据真正还原给用户。

全球每天都会产生的巨大的海量账单数量,尤其在西方发达国家,个人消费实体账单更是必须保存的要件,虽然中国等亚太国家在线支付已经高度普及,但是用户对作为自己消费记录的账单百分百所有权是毋庸置疑的,消费链CDC也支持用户上传截图化的,SDK化的主动上链行为。放眼全球,这数据的庞大程度是不可想象的,区块链解决消费数据链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仅全球餐饮行业,每年就有将近3万亿美金的消费体量,每天以百亿美金计。共享出行领域2016年3.9万亿美金,还有多个消费产业的全球规模超过万亿美金规模,可以想象巨大的市场潜力等待被唤醒。”杨宁表示这将是一场改革。

这些巨大的实体账单,消费数据资产还在沉睡当中。每个用户结账完毕后,账单的价值也就就马上大幅贬值,接近废纸,但是消费链CDC让全球的账单变废为宝,成为新的数据黄金,同时区块链技术正是可以让消费者作为数据贡献者而享受不可逆不可篡改的数据资产获利的最好的基础,让消费者享受自己创造数据,自己获利的数据资产红利

现在区块链应用的一定是急被大家所需的,暴利越多,被压迫的人越多,这个行业就越容易被区块链颠覆。“不以解决大众需求为前提的区块链项目,都是耍流氓。”

至于未来区块链应用如何发展,“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总归都有一点,它是有利于我们底层人民的。

大势所趋,走向共和。

这就是杨宁对区块链的看法。

“这就好比在19世纪20世纪,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从君主体制走向共和。同样,未来绝大部分公司的组织形式,一定会走向区块链。”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所有人都将被卷到这一历史性的变革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